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情色武侠

武林奇侠传

 一座荒山古岭、人烟稀少的山岭上,一座古旧的宝刹内坐着一名长须
挂怀年
已过百的老和尚,以及一名体格壮硕的中年和尚,只见两名和尚见对见的
盘坐在
浦团上,久久未未两人有任何的对话。
  突然之间古刹外响起了乌鸦凄厉的叫声,而这时的老和尚,这才缓缓的张开
他的眼睛看着中年和尚,开口说:
  「天劫啊!老头我的大限已到了,这世间上老头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这小
子,老头我已将压的本领全交给你了,如果不是这些年来这个老头压住你的话,
以你这小子的个性不把武林搞得天翻地覆才怪。」
  老和尚说完话后,又随即闭上了眼睛,仿佛刚刚的言语不是出自他所讲的一
般,完全像个沉睡的人似的。
  而这时的中年和尚,当老和尚闭上眼睛后,立即露出了狡猾的神情,吐着如
头,样似顽童般的样子后,对着老和尚说:
  「老头,你看你把咱家说的像煞星一般似的,咱家自小就跟着你老头了,什
么天翻地覆,咱家不过是惩戒了几个打家劫舍的小毛贼而已,就把咱家说得像魔
王一样。好了,念在你快要走了的情份下,咱家不与你计较,说吧,还有什么屁
话,咱家就忍着点听你说完,最后咱家等你走人了,多块草席帮你打包后,再丢
到后山喂狗吧!」
  天啊!这是哪一国的话,是徒弟对师父所应说的话吗?而老和尚也似乎未对
中年和尚的话做出了任何的回应,就这样两人又对坐了约一柱香的时间后,老和
尚又睁开眼睛了。
  「慈悲、救世、造福武林,南海、三丰、合歼阴阳。」老和尚无厘头的说完
了这两句话后,便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而原本一副玩世不恭的中年和尚,此时两
眼之间,竟流下了两行眼泪。
  谁说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时。天劫和尚虽然在言语间是如此的不敬,
但在他的心目中和尚就如自已的父亲一般,自已爱他、敬他都觉得做的不够好,
他的这种言词也是因为为迎合老和尚的习惯所致。
  此时天劫缓缓的站起身来,一双熊臂抱起了已圆寂的老和尚,将他放在自已
早已备妥的棺材内,盖妥棺板后,只见天劫轻轻一抬,竟将重达百斤的棺材带抬
上了肩上,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大门,朝着他早已为这位他此生最敬爱的师父所挖
好的坟地而去了。
  处理完了师父后事的天劫和尚,穿上了师父唯一留下的的迦裟,手握着一根
重达百斤的降魔杵,离开了古刹,朝着他从未踏上的中原武林而去了。
  襄阳城,边防之重地,此刻正是宋朝刚立之时期,许许多多因战事逃离家乡
的百性,鱼贯的涌入了这座边防重镇,返家而去。而这边防的将领也姓赵,是宋
朝开国皇帝赵匡胤的一房远房亲戚,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赵姓将领也因
此捞了个边防这个肥缺,只见城门的士兵们向着回乡的百姓强行勒索财物的那种
嘴脸,就可知道他捞了多少油水了。
  为了能够返回家园的百姓,虽然痛恨着官兵们似强盗般的索求无度,但为了
重返家园,大部份的百性皆忍气吞声的将自已所剩无的的财物贡献出来,以利能
早点进入城内。
  就在这时,城门口突然的引起了一场争斗,只见十数名的官兵刀枪齐备的对
着一男一女及一名小女孩三人,将其团团包围,此刻只见被包围的男子大声叫嚣
着说:
  「凭什么我们要将我们的财物拿出来给你们,难道没有王法的吗?我们也是
汉人你们的同胞,为什么我们要进城还要被你们这群人渣给勒索?你们此刻的行
径简直比关外的强盗还要可恶,想要我王大万拿钱给你们这些人?想都别想!」
  王大万说完话后,随即抽出了随身的佩剑,可见也是一位练家子。
  此刻在这群的官兵里走出了一位似官阶较高的将领,阴邪邪的看着王大万他
那貌美如花的老婆一眼后,随即扯开了他那如杀鸡般令人难忍的声音,对着王大
万说:
  「好小子,你吃了熊豹子胆了,想破坏这儿的规矩!要进城可以,先将财物
留下,这可是赵将军所下的旨令,看你这不服从的样子,可能是敌方所派来的奸
细。来人啊!将他们给抓起来,本要好好的将他们审一审。」
  只见这名将领话声一落,十数名的官兵齐涌而上,所谓猛虎难敌猴群,不到
片刻王大万夫妻即这被十数名官兵所擒,这时那位说话的将领又说话了:
  「来人,将这名奸细带进大牢,等候本官的审判,而这名女子将她带到我的
府邸,我要好好的仔细的审审她。嘿嘿……」将领说完话后,露出了一个非常淫
邪的笑脸看着王大万的妻子。
  就这样,王大万两夫妻被分别的给带走了,只剩下王大万的女儿坐在人群之
中号淘大声的哭着,虽然人群的人看着非常难过,但谁也不愿成为王大万如此的
下场,唯有让这小女孩独自一个人哭泣了。
  天劫和尚很快的就来到了襄阳城外,只见城门口排着长长一排的人群,正觉
得疑惑之时,灵敏的耳朵此刻也刚好听到女孩的哭声:「你们这些坏人,还我爹
娘来,呜……呜……我爹娘……你们这些坏人……呜……」
  天劫和尚听到了城门里小女孩的哭声,却未见有人去安慰小女孩,于是在好
奇心的引导下,展开了「缩地成影」的轻功,只见他身影一闪,已整个人进到了
城里,来到了小女孩的身边……
                (2)
  副元帅府里的房间里,只见王大万的妻子「颜玉花」双手双脚五花大绑着,
而颜玉花的面前正站着副元帅劳诸各,赤裸着上身,淫邪的紧盯着颜玉花身上唯
一剩下的一件肚兜与亵裤。只见颜玉花的此刻脸上已挂满了泪水,而嘴上因被一
条白布从两片玉唇中绑住,无法哭出声音,而这条白布也是为了防止她咬舌自尽
所绑。
  这时的劳诸各,将他的手在颜玉花的身上来回的摸揉着,淫笑的对着颜玉花
说:「我说王大嫂子啊,看你这般的梨花带泪的,看的本官好心疼啊。再说,那
王大万此刻命已不保了,不如王大嫂子你就来跟着本官吧,本官绝对会好好的疼
惜你的。嘿……嘿……哟,你看你看滑嫩嫩的皮肤,摸得本官的心也痒起来了,
嘿……嘿……」
  劳诸各色迷迷的强迫着颜玉花跟他,手上却也没停止过,颜玉花的身体就算
不停地闪躲,也躲不开他的魔掌的侵袭,而颜玉花此刻的头更是摇摆的很厉害,
强烈的表示绝不会跟着劳诸各的。
  劳诸各一见颜玉花如此倔强,也不由的火气一大,两手抓住了颜玉花身上那
件唯一的肚兜,只听「唰」的一声,颜玉花的肚兜被劳诸各而撕破了,而她那对
藏在肚兜内的那对玉波,也因肚兜被撕破而弹了出来,看得让劳诸各的一对色眼
也差点突了出来,口水直流。
  阴暗潮湿的刑房内,可怜的王大万全身鲜血淋淋的被绑在墙壁上,只见他双
手双脚的筋已被挑断,双眼被挖,龟头被割,如果不是他的身体还有一点动作,
很容易让人以为他已挂了一样。
  这时施刑的狱卒恶狠狠地对着已不成人型的王大万说:「我说王大万啊,你
也别怪老子心狠手辣,怪只怪你不长眼,惹毛了咱们那毫无人性又好色如命的副
元帅,而且你那小媳妇又长得那么标致,更是不能让你有活命的机会。如果你觉
得怨枉的话,到了阎王那再去告状吧!」
  狱卒话声一完,只见他手上的短刃全插进了王大万的心窝上,可怜的王大万
就这样的冤死在这无情的刑房里了。
  一道黑影飞进了军营之内,只见守卫的士兵大声吆喝,百余名手抢长枪的士
兵,团团围住来者,而这时也看清了来者原来是一名胖和尚。
  「大胆贼秃,深夜闯进军营内有何所图?快快束手救擒!」带头军官对着胖
和尚喊话。
  而这名胖和尚不是别人,原来就是那位见义勇为的天劫和尚本人。只见他右
手抓着他那重达百斤的降魔杵,左手抱着王大万的女儿「雯雯」,如罗汉般的威
风凛凛的面对着上百士兵,一点也毫无惧意。
  而这时的天劫和尚也开口说话了:「咱家不是来找碴的,只是来帮手上这小
女娃儿找回她的爹娘的,如果你们肯让他们全家人团圆的话,那咱家也就免开杀
戒了。喂!带头的,快去将小女娃的爹娘给咱家带来。听到没?」
  天劫和尚那如钟响般的声音,令在场的士兵们听的双耳欲聋,就连带头的那
位士官也被他喊的后退了好几步,急忙的退到了士兵后面,对着所有士兵下令将
天劫和尚给拿下,于是所有的士兵们便刀枪齐使,朝天劫和尚围杀过去,而天劫
也抡起了手上的降魔杵,迎向了来袭的土兵了。
  就这样,一场血战就开始了……
  颜玉花的泪水夺眶而出,「呜呜」的惨叫声从被紧绑的嘴边叫出,而她的身
子此刻已不能自主的被劳诸各给推压在桌上,而雪白的臀此刻被劳诸各的双手由
腰边紧紧地抓住,劳诸各此刻也早将他那支淫根插进了那只有王大万个人专用的
禁区,逞着他的兽欲,也难怪颜玉花会发出「呜呜」的惨呼。
  就在劳诸各猛力地在颜玉花的身上泄欲时,门房突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并
传来了传令兵的声音:「副元帅,副元帅,大事不妙了!军营里来了个和尚,说
是要找王大万两夫妻,而且此刻已与长枪队打起来了。副元帅你看该如何处理?
因为这事如果让元帅知道的话,那可就不得了了。」
  传令兵急促的通知,听得让劳诸各那支淫根也不禁软了下来,因为劳诸各知
道他的这个赵元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和赵元帅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说起这个赵元帅,除了心狠手辣、好色如命外,更是贪得无厌,尤其对于他
要的女人更是不得到手绝不罴休的难缠,所以如果让赵元帅知道了自已私藏一位
大美人的话,恐怕他的乌纱会不保。
  一想到这里,劳诸各已完全没有性致了,连忙对外面的传令兵说:「王来,
马上去请本座的两位师兄与长青派的两位道长前往支援,本座随后就前往。」
  王来应声「是」后,随即离去。而劳诸各看了颜玉花一眼后,也无奈的穿上
了军服,取了宝剑,前往校场而去了。
  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杀戳在广大的校场里展开,只见校场上尸横遍野,血流成
河,而被成群的官兵所包围在中间的天劫和尚,有如罗刹一般,令人望而生惧,
天劫和尚手上的降魔杵此刻正砸在一名士兵身上,只听「砰」的一声,这名士兵
的身体如被炸开一般,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看得其它官兵吓得不敢上前围剿,
一时之间也让天劫和尚有了喘息的机会。
  正当整个场面处于胶着状之际,由远处篡进入四名中年男人,只见其中两名
道士打扮,另两名为武士装扮,四人很快的出现在天劫的面前,以四个方位围住
了天劫……
                (3)
  四人围住了天劫,让天劫突然感到一股压迫感,天劫知道眼前这四名都是绝
顶高手,不由得也警戒起来,面对眼前即将出现的场面。
  此刻只见四名之中的两名道士的其中身材较为廋削的道士开口对着天劫说:
「何方贼秃?竟敢擅闯军事重地,杀害官兵。还不束手就擒,否则别怪本道长手
下不留情。」
  此名道士为长青派掌门所派来协助赵姓元帅的,廋的叫元华、胖的叫元月,
两人使得一手伏魔剑法,为长青派十大高手中两名;而长青派掌元静,因曾随赵
匡胤取得天下,也得赵匡胤封为国师,所以他的门人当然也被派来这边防重镇来
驻守了。
  而另外两名中年汉子乃是副元帅劳诸各之师兄,师承白沙门,其师尊乃武林
中人称「浪里淘沙」的吴山龙,一手铁沙掌更是打遍无敌手,而劳诸各是其最疼
爱的徒弟,更是得其真传,而白沙门也因劳诸各的副元帅之地位,也得以出头,
所以在爱徒心切的趋使下,更是派出了二名徒儿「穿山掌」朱士棋与「摧心掌」
吴山龙,劳诸各的大师兄与二师兄前来助拳,所以当天劫来索人时,这四名也就
当仁不让的为其出头了。
  「哈哈……我说这名道长啊,你的口气也未免太大了,咱家这辈子除了咱家
那老头外,还不曾见过像道长这么臭屁的人,而且咱家也非无事找事做之人,咱
家是了替手上这名小女娃儿找回爹娘而不得不闯入这个地方来,只要你们将小女
娃的爹娘给放了出来,咱家这就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人,道长你说如何?」
  天劫一点也不屑元华臭屁的样子,而且更摆出比元华更加臭屁的姿态,看得
元华火冒三丈,开口欲反唇时,被身边的师兄元月给制止了,而元月此刻也说话
了:「无量寿佛,这名道友,你的话令贫道纳闷,此地乃是为民服务的边防军事
重地,平常人等不得进入,而贫道也不知此等掳人之事,是否道友你误解了?」
  元月平心静气的对着天劫说,令天劫也觉得此道人之修为比起身边那个廋道
人来得高。就在天劫听完了元月的话后,也不免怀疑自已是否跑错地方时,由远
处传来了劳诸各急促的喊话:「道长、师兄,此名秃驴乃钦命要犯,上头已要求
杀无赦,请道长与师兄全力配合扑杀此獠,勿让其兔逃。」
  劳诸各话声一落,身形已朝天劫发掌袭击,迫的天劫连忙抡起降魔杵反击,
而众人见劳诸各已身先士卒的攻击天劫,于是也加入了击天劫之阵容,一时之间
也让天劫感到一阵手忙脚乱。
  天劫虽然被突如其来的围攻,但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天劫很快的就将来
袭的五人给一一挡了下来,手上的降魔杵更是打得劳诸各五人措手不及,纷纷逃
避,而无辜的士兵们也成了五人的逃命挡箭牌。就这样哀号四起,血肉纷飞,丧
命在天劫降魔杵下的士兵已近百人之多,让整个校场有如炼狱般的令人看了心惊
肉跳,害怕万分。
  这场无止尽的大屠杀,由黄昏打到日落,从黑夜打到日出,天劫依旧勇猛如
昔,打得让所有人几乎手软,打到无人再敢上前。突然一声哀叫声响起,只见天
劫的降魔杵打爆头元华的天灵,只见脑浆四溢,喷洒了满地,更见恐怖。而元月
见师弟被杀,也顾不得危险,飞身扑向天劫,只见满天的剑影罩向天劫,直取天
劫命门,而天劫也不慌不忙的使出了压箱绝学,予以反击,只见两人身影不断交
错,兵器声不断,仿佛双方皆使出了最大的力量,欲毁掉对方。
  交错的身影,满天的剑与棍影的交会,而这也只是在刹那之间的事,而一声
「砰」的撞击声与飞出的身影也将此场激烈的打斗划下了句点,而飞出的身影就
连哀叫声来不及发出,就这样魂归西山,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心惊肉颤,无力再
战了。
  「这位大师,我们认输了,请你高抬贵手,大开生门吧!我会把小女孩的母
亲给带来的,请你住手吧!」劳诸各语带寒颤的对着天劫求饶。
  因为这场战斗几乎手让整营的士兵全军覆没,所以如果再打下去的话,也可
能使全营的士兵全灭,而自已更有可能因此而丧命,就算自已能逃过一劫,但这
般的损兵折将,如果让元帅知道的话,自已也是死路一条,于是劳诸各便提出了
休战,连忙的叫人将雯雯的父母给带来校场。
  就在劳诸各派员前往带人之时,由远处浩浩荡荡的开来了一队装备齐全的军
队,进了校场,带队之人不是别人,原来是元帅「赵布柱」带兵前来。原来赵布
柱经由心腹的通报,告知了校场发生一场大屠杀,而上百名的士兵竟毁在一名和
尚的手上,听得让他非常的震怒,于是带齐了手下的精英部队前来,欲将毁他军
队的这名野和尚,予以消灭,以正军风。
  当他到达校场时,也被现场如血肉地狱般的景像吓得差点掉下马来,尤其是
那在场中有如血人般的野和尚,更是像修罗般的令人感到恐惧,让赵布柱差点就
罩不住了。
  劳诸各一见元帅带兵而来,心想这下完蛋了,于是连忙的奔到了赵布柱的面
前认罪,并告知了所发生之事,让赵布柱听了更是火冒三丈,随手抽出了随身佩
剑一挥,竟将劳诸各的项上头胪给砍了下来,劳诸各怎么也没想到自已会死了如
此凄惨,但是他再也没机会说冤了。
  就当赵布柱砍下了劳诸各的头之后,被派去带人的士兵竟抬来了两具尸身,
而这两具尸身竟然是王大万两夫妻,躲在天劫怀里的雯雯一见,更是悲从中来。
  而雯雯的哭声,更是令天劫火冒三丈,未等赵布柱说话,即大吼一声:「咱
家今天就替天行道杀了你们这群欺压百姓、无法无天的狗官!」
  天劫话一说完,只见手中的降魔杵有如索命棍般的罩向了赵布柱的部队,就
这样杵起杵落,哀号惨叫之声不断在校场上响了起来,满天的血肉如喷泉般的四
处飞落,如浩劫般的掀起了一场血淋淋的杀戳战场了……
  从此武林中出现了一名专门屠杀贪官恶吏的胖和尚,他的出现令白道中人为
之振奋,让黑道中人闻之丧胆,而武林中人也将这名和尚誉封为降魔大师「天劫
上人」,直到武林中出现了一名大魔头「阴阳人魔」,使他与其他两名道友一起
投入屠魔之举后,再被武林中人士封为武林三仙其中一名了……

【完】

上一篇:江湖风流记

下一篇:幻灵记
武林奇侠传,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